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曾多次“吐槽”加班生活

发布日期:2018-04-06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小顾是江苏大学医学院在读硕研二年级的学生。7天前,他在实习医院——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值班约14小时后,在交接班时突然晕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在此之前,小顾在医院实习期间,多次吐槽经常超负荷加班。
 
  家属认为,校方和医院应为小顾猝死一事负责。
 
  江苏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吴奕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校方知晓小顾入校有先天性心脏病史,但其曾做过手术后,身体状况可以承受学习、实习的任务。
 
  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朱夫回应澎湃新闻称,医院是在小顾昏迷后,首次从家属处获悉小顾有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史。倘若事先了解这一情况,医院肯定会与学校商议处理办法,安排该学生回家休养,不可能会安排其值夜班。
 
  4月4日下午,澎湃新闻从多个信源处获悉,当日中午,江苏大学已与家属初步达成解决方案,校方答应对家属进行抚恤。
 
  江苏大学医学院研二学生小顾在医院实习猝死。 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图江苏大学医学院研二学生小顾在医院实习猝死。 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图
 
  在医院实习时曾多次吐槽超负荷加班
 
  3月30日上午8点多,顾母忽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称小顾送入了急救室抢救。随后,她火急火燎赶到小顾的实习医院——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据小顾的表哥杨先生介绍,小顾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读初一时,曾到北京阜外医院做过心脏手术,后来恢复得不错。退休的顾母,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在小顾读研后,从盐城老家来到镇江租房。
 
  3月29日傍晚6点前,小顾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值夜班。让家属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上午8点交接班时,小顾就突然昏倒了。经过近3个小时的抢救,在医生宣告小顾死亡时,顾母瘫坐在抢救时门口,哭得撕心裂肺。
 
  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向澎湃新闻证实,小顾确实在值班10多个小时后,突然昏迷。不过,经诊断,死因是既往的重度肺动脉高压,导致心源性猝死。
 
  小顾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超负荷值班。 家属供图小顾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超负荷值班。 家属供图
 
  自研一开始,小顾就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参加医生规范化培训(以下简称“规培”),至今已有一年半时间。期间,包括小顾在内的医学研究生在各个科室轮训。据院方称,小顾于一个月前,轮到该院呼吸内科实习。
 
  家属方告诉澎湃新闻,小顾在呼吸内科的带教医生姓李。李医生在3月下旬休了10天婚假,月底才回归。这段时间内,李医生的值班任务由另一名医生兼顾着,但主要是小顾在代管。
 
  “小顾在医院期间,平均每天值班15小时以上,多的时候20小时。”杨先生称,上一次值班是3月23日,第二天中午回家后,小顾身体不适请假半天,“新的带教老师还反复电话催他上班。”
 
  时隔5天之后,再次轮到小顾值班时,据家属称,小顾想“再请假就不好意思了”。随后,悲剧发生了。
 
  这种过度的疲劳,一度让小顾感到疲惫。从家属提供的朋友圈截图看,他从2016年10月—2018年1月,曾多次“吐槽”加班生活。
 
  比如,2017年3月24日20:09分,他在朋友圈发文说:“最羡慕那些朝九晚五、有双休、享受法定假期的人。”
 
  2017年10月6日中午11:56分,他发朋友圈说:“28小时班,一刻不停写病历,开药方,收病人,抽血,睡不到三个钟头,够够的。”
 
  小顾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超负荷值班。 家属供图小顾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超负荷值班。 家属供图
 
  生前患有重度肺动脉高压症
 
  家属方对澎湃新闻表示,小顾既是江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又是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规培生”,最后在医院死亡,按照常理,学校和医院都负有责任。
 
  4月4日晚上,家属称,前期校方积极与家属沟通联系,当天中午双方已达成初步解决方案,校方已答应对家属进行抚恤。
 
  那么,在这起实习医生猝死事件中,学校、医院是否知晓小顾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史?
 
  对此,江苏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校方在录取小顾之时,了解其有先天性心脏病史,经过手术,其身体状况可以承受学业、实习的任务。而其本人应该也是经过慎重考虑,认为身体是允许从事医生职业的。
 
  江苏大学党委宣传部金部长则表示,学校将学生交给医院进行规培,并与医院签订协议。在此期间,学生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值班时间也由医院安排。
 
  因此,在金部长看来,医院对实习医生负有一定的管理责任。而小顾之前已经感觉身体不适,他本人和妈妈均未重视,才造成了意外死亡。
 
  4月4日下午,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负责人则对澎湃新闻表示,院方是在抢救小顾的过程中,从顾母处首次了解其既往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史,2011年,盐城当地医院相关检查提示,其患有重度肺动脉高压。医院对小顾抢救过程的检查也证实其患重度肺动脉高压。
 
  该负责人称,学校将小顾送到医院实习之时,并未向医院通报相关病史,也未做特别提醒,而小顾本人也没有讲,而且没有规定要求医院必须组织实习生进行体检。
 
  “一旦院方了解这一情况(编者注:指患有重度肺动脉高压的情况),肯定会与学校商议安排学生回家休息,不可能安排他值班。”该负责人说。
 
  至于长时间超负荷值班问题,院方回应称,医生超负荷工作是职业特点决定的。医学本科生、研究生实习,都是跟着正式医生,值班24小时是普遍现象。“当然,在自愿的基础上,有的实习生工作时间会长于老师。”
 
  上述负责人表示,小顾是江苏大学的学生,其学籍、档案均由校方管理,遂处理此事的主体单位应为校方。

上一篇:停止麦克唐柰和Coin Drop Markets参与商品交易 下一篇:冬奥会等大型活动均采用该公司的安检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