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全球经济与贸易一体化趋势整体不可逆

发布日期:2016-11-19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这种猜测似得到了有关参与主体的表态性印证,例如,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史蒂文·乔博日前即对媒体表示,澳政府会努力敲定拟议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注意,该协定尽管涵盖16个亚太国家,但美国不在列;同时,澳大利亚还会支持FTAAP方案,中国政府希望在本次APEC峰会上推进该方案。这位贸易部长还不忘补充说:“澳大利亚不会羞于倡导自由贸易带来的众多好处”,因为“如果TPP无法生效,那意味着更高的贸易壁垒将要竖起,这当然会导致更低迷的贸易环境。”
 
  但这毕竟是建立在假设性命题基础上的信号释放,如果以这种块状思维与零和博弈思维来看待区域和全球贸易一体化,就很不严谨了。笔者的判断是:在全球经济与贸易一体化趋势整体不可逆、全球价值链进入深度整合的背景下,基于产业分工深化与投资贸易规则变迁引致的全球投资贸易版图的演变,或将呈现区域板块竞合之后的某种趋同化。
 
  毋庸置疑,无论谁担任美国总统,都不可能自我隔离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逻辑框架之外。美国称霸全球经济体系的三大立足点是傲视全球的制造业、居于全球价值链顶端的贸易以及举世无匹的金融业。这其中,贸易又是实现美国在全球产业分工顶层地位的中枢环节。从特朗普的竞选政纲中可看出,其对美国产业的倍加呵护,其实是整固美国经济竞争力的必要前提。特朗普不可能不明白美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核心地位。如今,尽管中国作为全球价值链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曾积极主导推出《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等纲领性文件,也希望在全球价值链整合中发挥引领作用。但是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即便在得到不少区域贸易伙伴支持的情况下,显然都不能单独推动高水平贸易协定的最终签署与生效。
 
  当今之世,是任何一个大国都无法切割另一经济大国的世界。世人应当看到,保护主义的现实性存在尽管无法避免,国家与区域集团的利益竞争尽管无法消除,但在任何单一国家均无法单独主导构建全球新一轮投资贸易体系的条件下,中美两国的大国担当与双轮驱动将是21世纪上半叶全球化的两大动力。

上一篇:特色风格自然能够吸引他们的目光 下一篇:建设发展机会带动的需求增加和行业整合